淄博喷码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淄博喷码机 >
魏广悦《宝清史线)黎明前的激烈较量
更新时间:2021-09-26

  1946年7月1日,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在龙头桥一带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歼灭了喻殿昌匪队第三大队的守军,分三路直奔宝清城。第二天9时,县城内各界群众热烈欢迎民主联军解放宝清。 ——题记

  日本侵略者被赶出中国,伪满洲国一命呜呼,各种政治势力粉墨登场,都想摘取胜利果实。

  在宝清县,不仅抗战时期在本地无声无息的分子活跃起来大肆造势,连在日伪时期曾经忠心耿耿给日寇效力的汉奸们也摇身一变,骗取苏联红军的信任,仍然掌握着武装力量。

  他们时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时而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拼命对抗领导的军队和干部接收宝清县政权。

  日伪政权垮台后,潜伏在驻宝清县伪军二十八团的中尉、员张介凡公开身份,伙同其发展的另一名员郭景秀,于1945年10月份建立了的外围组织千华学院,招引吸收青年参加。

  同月,吉林省党部派国正夫、李连信来到宝清,与张介凡、郭景秀接洽,预定进行公开活动。

  国正夫和郭景秀专程去驻佳木斯办事处听取指示后,挂出了“中国宝清县党部”的牌子,张介凡任书记长。

  他们趁着混乱之机招兵买马,发展员。之后,国正夫等人感到宝清的情况复杂、工作困难,不得不离开宝清。

  吉林省党部又派高珍来宝清,与张介凡发生冲突,竟然形成了两个宝清县党部,都挂出牌子办公。

  1945年11月,领导的三江人民自治军进驻宝清后,高珍以回长春汇报工作为借口溜走,其他人员转入地下活动。

  1946年1月,郭景秀创办兴华书店,作为员的集合场所,贩卖书刊,掩护县党部活动。

  三江人民自治军离开宝清后,驻佳木斯办事处派张太到宝清县指导工作,声称中央军马上要来接收宝清,命令张介凡急速整顿人马,办理事务,为接收宝清做好准备工作。

  5月,郭景秀拉拢拥有武装队伍的喻殿昌等人创办了《光华日报》,由喻殿昌任社长,进行宣传。

  宝清县党部在县城内建立了4个直属小组,还在七星泡、七星河等区建立了5个支部,共发展党员130多人。

  他们利用公开和隐蔽的身份,采用各种形式蛊惑民心,为迎接接收宝清县政权做各种准备

  1946年7月2日,东北民主联军三五九旅七一九团解放了宝清。张介凡、郭景秀等本地的要员一看大势已去,匆忙逃窜,宝清县的组织彻底瓦解。

  1945年8月11日夜晚,宝清县伪公署副县长竺原英洁等60多名日本侵略者狼狈不堪,挟持着伪县长佟松寿向勃利方向逃窜。

  第二天,从饶河、虎林方向退却的日军和武装开拓团二三百人,疲惫不堪地来到宝清县城东郊。他们也要通过宝清县城撤向勃利一带,没想到城门紧闭,城墙上伸出了一排排乌黑的枪口。

  没有人通知,老百姓自发地前来参加对日寇的最后一战,一吐憋在肚子里14年的怨恨。激烈的枪声持续了两天一夜,日寇死伤多人,剩下的敌人无法进城,只得灰溜溜地改道逃跑了。

  14日清晨,当东南方向传来一阵阵枪炮声时,县城里的人们刚刚打退了企图进城的一伙日寇,以为来的又是从中苏边防线上撤退的日本兵。于是,许多人手持登上城墙一起朝东南方向开火。

  人们情绪激昂,议论纷纷:“不行,绝对不能让日本鬼子再回来!”“坚决顶住,不然我们全城就遭殃了……”

  突然,宝清城伪街长武振鹏出来干预了。他手举日本“膏药旗”,招呼大家停止射击,赶快隐蔽起来,自己领着几个日本俘虏去迎接“皇军”。

  可是,城门一打开,武振鹏傻眼了:兵临城下的全是苏联红军,有汽车、装甲车、坦克车。这小子眼疾手快,赶忙扔掉了膏药旗,双手举过头,一边鼓掌,一边走上前去表示欢迎。

  苏联红军看到城外日本侵略者的尸体横倒竖卧,得知城里人是在抵抗日寇,于是举行了入城仪式。

  伪街长武振鹏“迎接”苏联红军有功,随后纠集日伪时期的一些军警宪特人员和伪职员,组成了维持会,下设保安处、公安局、保安大队。

  保安处由原伪宪兵团副团长于沧舟任处长,成员包括30多名伪军、伪警察,使用的都是日伪时期遗留的武器。

  原伪警察署长黄佐贤、原伪军少校营长林德坤,分别担任公安局正副局长。各区设立了公安分局。

  再说那个臭名昭彰的伪警察署长喻殿昌,曾经充当日军的忠实打手一再讨伐抗联队伍,8月11日他一看县城里的日伪军警宪政各部门一片慌乱,立即率领部下返回七星泡。

  当队伍走到凉水泉子附近时,正遇上扶老携幼赶往县城的王福岗日本开拓团人员,喻殿昌命令警察向他们开枪。

  9月中旬,县维持会经苏联红军批准组建保安大队,任命喻殿昌为大队长,80多名成员基本上是七星泡警察署、自卫团的原班人马。

  当月下旬,县里又成立了保安总队,由公安局副局长、原伪军少校营长林德坤任总队长,下设3个大队。

  第三大队70多人,以原三区伪自卫团成员为主,驻扎在夹信子村,原三区伪区长李济民任大队长。

  这些日伪残余势力,在日本侵略者被赶走后,不甘退出历史舞台,改头换面粉墨登场,篡夺政权后一再对抗中国领导的革命队伍,最终以失败告终。

  1945年8月,随着苏联的出兵,当时在东北的黑土地上形成了三国四方———美国、苏联、中国和,为争夺东北展开了激烈斗争。

  抗联教导旅也决定立即随着苏军抢占接收东北57个战略据点(大、中、小城镇),组建了东北人民自卫军(周保中任总司令兼政治委员),进行建党、建政、建军等“三建”工作,准备同相对抗,为建立新中国而奋斗。

  中共中央经过认真研究条约,审时度势,判断只要不用和八路军的名义接收政权,苏军就不会干涉,进而打破对东北接收的垄断权。

  据彭施鲁回忆,苏军根据军事占领期的规定,告知中国同志:中国的正规军队不能停留在占领区之内。

  到了1945年10月底,人民自治军已遍布于东北各地,并且从苏军手中取得了大量的日军武器装备,部队迅速发展壮大。

  1946年1月4日,中共决定,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东北民主联军;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正式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分为东北军区和东北野战军(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

  1945年8月14日,原抗联人员、中共党员杨凤鸣和刘凤文随苏联红军到达宝清。接着,原地下抗日工作者、员赵宇慈等也受中共合江省工委的派遣来到这里,进行秘密建党工作。

  9月3日,彭施鲁率领40余人,乘飞机由伯力到达佳木斯,负责合江地区的接收工作。

  他随即派遣原抗联三军四师三十二团团长、中共党员李铭顺和周淑玲、姜德、赵德山等,于9月8日抵达宝清。

  他们抓紧建党、建政和建军工作,首先建立了党支部,李铭顺任支部书记,杨凤鸣任组织委员,刘凤文任宣传委员。

  自此,以党支部为核心,团结抗日积极分子,同“下山摘桃”的敌伪势力展开了斗争。

  党支部发展的第一名员,就是原抗联五军二师四团二连的关系户、曾经冒死为张红旗搜集敌伪情报的赵嗣庆。

  随后,根据中共合江省工委的指示,宝清县党支部转为宝清县临时县委,赵宇慈任临时县委书记,李铭顺、杨凤鸣、刘凤文为委员。

  在临时县委的领导下,广泛发动群众,依靠进步势力,团结中间力量,分化瓦解敌人,力求尽快掌握武装,夺取被以喻殿昌为首的日伪残余势力所篡夺的政权。

  县委书记赵宇慈和宝清县知名人士武正民等积极开展工作,吸纳可靠人士,于10月1日正式组建了东北人民民主大同盟宝清分会,赵宇慈任会长。

  据大同盟宝清分会宣传部工作人员石丕诚先生回忆,大同盟成员在城乡各地广泛开展宣传活动,讲解日寇侵占东北14年的原因、今后如何不再第二次当亡国奴。

  同时,揭露宝清县党部、日伪残余势力组成的维持会的反动本质,动员人民群众关心国家大事、参与国家管理。

  这些宣传活动,对普及各族人民一律平等、人民当家做主等民主主义思想起到了启蒙作用,也引起了敌对分子的仇视和破坏。

  石丕诚记得,宣传部长是赵嗣庆、陈岚亭,工作人员还有肖启信、鄂柏秋、赵锦春等。

  与此同时,李铭顺牵头组建了抗日联军在乡军人会,召集潜伏下来的原抗联人员,搜集武器,成立了三江人民自治军宝清支队,很快就发展了40余名成员。

  1945年11月,面对反动势力反对民主的嚣张气焰,民主大同盟宝清分会派人去佳木斯,请求三江人民自治军出兵宝清接收政权,收编由日伪残余势力组建的保安队。

  于是,由孙靖宇为司令员、戴洪滨为副司令员的三江人民自治军,派赵凯良率领400余人的马步混合部队开赴宝清,一同前往的还有合江省选派的县长孙子阳等10多名政府干部。

  15日,三江人民自治军到达七星泡村,改编了当地的保安队,并且在小学操场上召开军民大会。操场四周戒严,会场前摆放了4挺轻机枪。赵凯良旅长、孙子阳县长在会上讲了话。

  经多次会晤与协商,县内各保安队伍都表示愿意编入三江人民自治军,摘掉了“宝清县保安队”的旧臂章,换上“三江人民自治军”的新臂章。

  宝清县保安总队改为三江人民自治军宝清支队,下设三个大队,负责维持社会治安。

  当月18日上午,三江人民自治军在一处交易市场召开各界群众大会,有500多人参加。

  驻守在县城内已经接受改编的喻殿昌队伍成员,也佩戴三江人民自治军的臂章进入会场。

  就在这时,喻殿昌手下的人立即大吵大嚷“这是怎么回事”,还去抢夺警卫人员的。

  出席大会的领导为表示诚意,一边说着“别误会,别误会”,一边将身上的短枪摘下来放在桌子上。

  万万没料到,喻殿昌队伍中顿时枪声大作,趁着混乱发起暴动,抢夺了4挺轻机枪和10多支短枪。

  县委书记赵宇慈和三江人民自治军11名战士当场牺牲,身受重伤的赵凯良旅长、孙子阳县长等人被苏联红军救护到卫戍司令部。

  三江人民自治军在驻地临时构筑起防御工事,而接受了改编的李德新和韩文举领导的第二大队却声称保持中立。

  这时,驻在县城的苏联红军卫戍司令部为维持秩序出面干涉,让三江人民自治军撤出宝清。

  喻殿昌队伍流窜于乡村,李德新队伍仍驻扎在城内,他们都摘掉了自治军的臂章,恢复了保安队的称号。

  据石丕诚先生回忆,这次流血事件发生后,以张介凡为首的宝清县党部和以喻殿昌为首的保安队,利用当时大部分群众头脑中的正统观念,大肆造谣生事。

  他们诽谤人民民主大同盟,散布什么“大同盟不是正牌”“三江自治军是大同盟勾引来的”“他们要搞共产共妻”等等。

  在喻匪叛乱中保持所谓中立的李德新队伍得到县维持会的支持,重新组建了保安总队。而喻殿昌对李德新队伍极为不满,双方形成了严重对立。

  李德新队伍坚守县城,号令四乡;喻殿昌队伍则流窜于各区,收缴武器,扩大队伍,从四面包围县城。

  此时,李德新队伍的领导权落在了原伪军少校韩文举、伪军准尉宫省三的手中,他们几次出兵反攻都被击退。

  在驻扎宝清县的苏联红军已经撤军回国的情况下,韩文举、宫省三自量难以守住县城,于1946年4月末的一天深夜,带领队伍逃往虎林县。

  此后,不可一世的喻殿昌更加丧心病狂地与人民为敌,招兵买马,扩充实力,许多青年农民被强行编入匪队。

  喻殿昌自任保安总队总队长,下设7个大队,人员最多时达1700多人,有各种1600多支、迫击炮9门、重机枪1挺、轻机枪8挺、汽车11辆。

  这个时期,各系统派出大批人员窜到已由苏联红军占领的合江地区,对各地成立的保安队等地方武装的头目封官许愿,使这些武装转眼之间成了部队。

  但是,收编后只给他们一张委任状,不能提供经费,部队所需粮草要向老百姓索取,所以群众称他们为“中央胡子”。

  同喻殿昌一样,接受三江人民自治军收编后又叛乱的土匪头子谢文东,此时被东北剿共总司令委任为合江省保安军第二集团军中将司令官。

  为了达到永远独霸宝清的目的,喻殿昌和密山县的叛匪结成同盟,互相配合,派马永胜带队去支援郭兴典等几股叛匪队伍,企图阻止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宝清。

  喻殿昌匪帮不仅在宝清县横行霸道,还在密山、兴凯等地的朝鲜族聚居区胡作非为,奸污妇女,杀害群众,民愤极大。

  不打垮土匪,人民政权就难以建立,已经建立的政权也难以巩固。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领导的东北民主联军不怕牺牲,同敌人英勇奋战,抓紧剿灭土匪武装。

  1946年6月中旬,东北民主联军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原八路军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剿匪队伍在击溃谢文东、张雨新、李华堂等匪军之后,乘胜追击,解放了东安市(今密山市)。

  盘踞在这里的被收编的匪军郭兴典队伍溃败,其残部1500余人逃到宝清,分别驻在县城附近的南元、夹信子、靠山等村屯。

  当部队翻山越岭抵达龙头桥附近时,驻守在这里的喻殿昌匪队第三大队,依仗在桥头和龙头山上修筑的碉堡、地窨子、地道等工事,拼命进行抵抗。

  七一九团指战员从东南、正南和西南3个方向朝敌人猛烈进攻,轻、重机关枪和迫击炮一起发挥威力。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歼灭敌人守军,匪军大队长李济民被击毙。

  龙头桥战役打响后,喻殿昌调动其主力队伍——第一大队、第二大队和第六大队共500余人,乘汽车赶至龙头桥北山,向民主联军发起反扑。

  匪军中的所谓“五虎”打手肖大虎、邹大虎、金大虎等亡命之徒不知深浅,端着轻机枪冲在前面,企图夺回阵地扭转劣势,结果都被民主联军的强大火力所击退,死伤多人,纷纷败退。

  7月1日上午,喻殿昌亲自指挥,匪军倾巢出动,在太平沟、徐马架子南山一带布阵反扑。

  可是,无论喻殿昌出现在哪个山头,民主联军的炮弹就飞向哪里,使其无立足之地。喻殿昌匪队全线溃退。当日晚,匪队退出宝清城。

  三五九旅七一九团指战员沿着挠力河、密宝公路、宝石河,分三路直奔宝清城。7月2日9时,县城内各界群众热烈欢迎民主联军解放宝清。

  三五九旅七一九团攻进宝清后,从密山逃窜到此的匪军郭兴典队伍惊慌失措,与喻殿昌匪队合在一起,仓皇向东北沼泽地带溃逃。

  7月4日,七一九团追赶到平安堡抢占了制高点炮台山,土匪队伍被迫逃向七星河北岸的凤林屯。

  他们没有想到,半个月之前,东北民主联军合江军区三分区五团(曾经是一支著名的抗日武装,百姓亲切地称之为“老五团”)就隐蔽在这里。

  当匪军刚一过河,老五团由多挺轻、重机关枪构成的火力就封锁了他们逃跑的道路。土匪们吓得争先恐后地退到河套中,借着岸边茂密的柳毛子的掩护,蹚着浅水向东逃去。

  这时,七星河南北两岸的追兵和阻击部队由于事先没有联系,发生了激烈的误战,一直打到天黑,双方在冲锋时才发现打错了,结果伤亡50多人。

  匪军在荒无人烟的大草原上无处藏身,纷纷缴械投降。我军共俘虏匪军875人,缴获轻机枪6挺、步枪1700多支、战马60匹。

  宝清解放后,投靠的土匪队伍树倒猢狲散,匪首喻殿昌身边只剩下百余名骨干成员,分成几股逃遁。

  1946年8月28日,喻殿昌带领50余名土匪流窜到四区本德北村。驻扎在四区的三五九旅七一九团两个连200人于午夜出发,同时派50名骑兵迂回大孤山,计划包围匪队聚歼之。

  第二天拂晓,双方在本德北村交火,匪队抵抗不住,向东北方向逃跑。喻殿昌匪队的总队副、伪警佐邓子儒和其儿子被活捉。

  在解放宝清县的一系列战斗中,三五九旅七一九团共有93名指战员英勇牺牲,将鲜血洒在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上。

  (宝清县为这93位烈士建立了纪念碑,上面有王震将军的题词“为解放宝清牺牲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下图是王运田拍摄的纪念碑。)

  再说侥幸逃脱的喻殿昌,依仗熟悉宝清地区地理情况,流窜于完达山和草原沼泽地带,一心等待来接收宝清。

  他一方面与聚宝山、平安堡等地的反动会道门勾结起来,组织所谓的地下军,阴谋以暴动的手段里应外合推翻人民政府;一方面派人去长春同取得联系,妄图卷土重来掌握政权。

  1946年12月9日,身边只剩下9个人的喻殿昌逃到锅盔山西杨木岗,藏身于烧炭的王家窝棚。

  这一天拂晓时,合江军区三分区五团的一个连队包围了窝棚。喻殿昌顽固抵抗,在破窗而逃时被击毙,身中6枪。其首级在全县各地示众,之后悬挂于县城中央大街电线余天,下场十分可悲。

  转年春天,老五团完成了在宝清县的军事任务,在人民群众依依不舍的欢送中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