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喷码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淄博喷码机 >
魏广悦《宝清史线)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更新时间:2021-09-26

  宝清县是革命老区。翻身得解放的人民群众革命热情空前高涨,踊跃参军支前。全县共有1080人参军,有30多名烈士是在解放战争中光荣牺牲的;出动担架30副、108人;支援水稻1万斤、干菜25000斤等;妇女们制作军鞋8500双、布袜1500双…… ——题记

  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双方针对国际、国内形势,开始重新布局。对东北地区的争夺,最终演变成决定两党成败的重要一环,也成为检验双方智慧和勇气的一场大决战。

  所以,中共在东北实施的几乎所有的策略方针,都是为了“得民心”而制定的,都是给广大群众实实在在的利益。

  在宝清县,穷追不舍的剿匪斗争和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解除了人民群众的后顾之忧,让穷苦老百姓翻身当了主人。

  领导人民群众经过反奸除霸、清算斗争、“煮夹生饭”、“砍挖运动”、平分土地等阶段,胜利完成了土改工作任务,在全县实行了耕者有其田。

  宝清县于1946年7月2日在人民军队收复后的建政工作,由马公仆、张克、王正林、李民等一批从延安来的干部担任。

  马公仆等随剿匪部队到宝清后,成立了中共宝清县工作委员会(简称县工委,对外称工作委员会),马公仆任书记。

  县工委成立后,便着手清剿残匪和建立政权工作,向各区派出工作队,相继建立了区级工委。

  1947年春,在三五九旅七一九团与合江军区三分区五团的全力追剿打击下,一度在宝清县为非作歹的匪军主力队伍已经被歼灭,土地改革运动在全县农村铺开。

  可是,残匪李德新、徐佰图、马永胜、于福等困兽犹斗,四处流窜,扰害民众,破坏土地改革。

  如果不彻底剿灭土匪,就难以发动群众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县公安局、县大队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对顽匪穷追不舍。

  历史常常充满戏剧性。县大队副大队长——抗战时期在宝清地区赫赫有名的李铭顺,担负起光荣的剿匪任务。

  此时他的主要对手,正是一些当年替日寇效力的特务、伪军、伪警察头目,诸如李德新、徐佰图、马永胜之流。

  所不同的是,双方的力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当年是日伪军警疯狂地围剿李铭顺带领的抗日队伍天德队和抗联三十二团,如今是李铭顺带领县大队追剿如丧家之犬的土匪们。

  与当年的相同之处是,曾经舍生忘死支持李铭顺打日寇的人民群众,如今依然支持他带领队伍剿灭土匪。

  他们进入到深山密林,依靠山区群众提供线索,跟踪追击,一天一夜行军100多里,在大主河西北山里的一座小马架中活捉于福,全歼了这股匪徒。

  潜藏于深山中的匪首喻殿昌与反动会道门龙华会头子勾结起来,密谋组织“地下军”,妄图组织暴动,推翻人民政府。

  时为县委副书记、第五区土改工作队队长的王正林,在聚宝山村蹲点,直接领导破获了这起案件,使反革命地下军1个团、4个营、12个连的181人无一漏网,取得了消灭敌人、保卫土改运动的重大胜利。

  紧接着,剿匪小分队开始追歼日伪时期的日本宪兵队大特务头子、喻殿昌匪队第三大队的中队长徐佰图匪队。

  李铭顺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乘马爬犁从宝密桥向东南方向行进了一天半,于12月29日带领30多名县大队战士,在夜间包围了山沟里的匪巢。

  作恶多端的伪警尉、喻殿昌匪队第一大队大队长马永胜十分狡猾,在县大队的追捕中几次漏网。

  1947年12月5日晚,马永胜等4人伪装成百姓进入五区朝鲜族村找饭时,被民兵识破擒获。

  李铭顺带领剿匪小分队一直追撵到大和镇一带,有3名猎手主动给他们带路进山,只用一夜工夫就找到了匪巢。

  剿匪小分队活捉了马永胜的老婆,他的父亲负隅顽抗被当场击毙,马匪再一次侥幸逃脱。

  1948年1月,土匪李德新等9人在蛤蟆通鱼亮子吃饭时,被县大队包围,李德新在突围中被击毙……

  8月16日,马永胜等4人在宝密桥南侧抢劫了多辆汽车和大量东北币,随后逃向占据的长春市。

  当他到达长春附近时,正值长春解放,马永胜趁机伪装成难民骗取户口,先后在九台县担任城区供销社伙夫、店员、股长、会计,公安局炮手队长,旅馆经理。

  1952年春,马永胜被宝清县公安局捕拿归案,于当年7月24日经公审枪决。

  他们积极向县、区政府提供情报,揭发坏人,仅在十八里、青山、七星泡、七星河区就挖出大小土匪头子65人,收缴各种154支、子弹11000发、手榴弹200余枚。

  在日本侵略者的长期殖民统治下,包括宝清县在内的东北地区广大农民极端贫困,生产积极性受到了极大挫伤,更无力扩大再生产,致使农业生产出现长期停滞乃至下降的局面。

  实行土地制度改革,解放生产力,改善农民生活,提高广大农民生产、革命的积极性,恢复和发展解放区的农业生产,是极其紧迫的一项任务。

  于是,一场声势浩大、波澜壮阔的反封建的土地改革运动,如暴风骤雨般席卷黑土地。

  1.反奸除霸。在追剿土匪的同时,全县进行了反奸除霸运动,工作队深入到群众之中组织开展“算旧账,报冤仇”的斗争。

  反奸除霸的对象是过去依仗日伪势力欺压群众的汉奸特务、伪满保甲长等,打击的重点是日伪残余势力。

  经过剿匪与反奸除霸斗争的胜利,到1946年底,全县有三分之一的村屯建立了农会和村政权。

  2.清算斗争。为了进一步发动群众,从1947年1月开始,根据中共合江省委的部署,宝清县组织开展了清算斗争。

  中共东安地委向宝清县派出了大型土改工作团,负责人有谭云鹤、徐绍甫、孙平等。

  第一步是各工作组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启发他们找穷根、挖穷根,提高阶级觉悟,培养积极分子。

  第二步是将群众组织起来,成立农会、基干自卫队、清算委员会,同时开展清算斗争,跟地主、富农算账,用清算的方式达到土地还家的目的。

  在清算分地的斗争中,农村各地普遍建立的农会实际上起到了乡村基层政权的作用。

  清算斗争解决了农民当年的土地耕种问题,结合运动的深入开展掀起了农业大生产的热潮。

  3.“煮夹生饭”。1947年5月至8月,清算斗争在一些村屯程度不同地存在“半生不熟”的“夹生饭”问题。

  主要表现是地主威风未倒,基本群众还没有真正发动起来,造成“和平分地”、明分暗不分和假分地等现象。

  真正的积极分子培养得少,地主的腿子、地痞流氓假积极,混进农会掌握了领导权,致使清算斗争无法深入开展。

  “夹生饭”的产生原因,一方面是由于领导力量薄弱,工作经验不足,没有选准选好积极分子,只图进度,包办代替。

  另一方面,当时国共势力纵横交织,普通人确实看不清形势的发展,大多数群众对了解不够,存在怕变天的思想顾虑,所以不敢撕破脸皮同地主斗争。

  一是组织检查分地、分果实等工作,是否地到手、粮到口、人到房、马到圈、枪换肩、地换照。

  三是组织农民揭发地主、富农、恶霸的不老实言行,与之进行针锋相对的说理斗争。

  4.“砍挖运动”。这年秋冬,随着“煮夹生饭”运动的深入,农民群众的阶级斗争觉悟普遍提高,全县农村又进行了挖掘地主浮财的斗争。

  经过清算斗争,一些地主的财产虽然被分给了农民,但是仍然隐藏了许多粮食、布匹、金银财宝、大烟土等,其经济基础没有彻底摧垮。

  因此,这场运动统称“砍大树(指斗垮恶霸地主),挖财宝”,简称“砍挖运动”。

  据不完全统计,全县共挖出金首饰214件、银首饰462副、衣被4610件(套)、各种42支、鸦片烟1.1万两。

  5.平分土地。中共宝清县委工作团通过学习文件精神,整顿队伍,提出“农村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掀起了与封建地主阶级进行斗争的高潮。

  在平分土地过程中,普遍对土地进行了丈量、评级;农民经过比成分、比劳动、比人品、比家庭、比社会关系、比革命工作等,进行站队排号,然后按号按人平分土地。

  当年秋天,县里抽调干部下乡,协助区村开展“打地板、评产量”的土地登记工作。

  在此基础上,1949年春,县人民政府对全县平分的土地颁发了地照,从法律上保护了“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

  这几项在短短几年内完成的基础工作,是层层递进的关系。而剿匪、除霸则是首要的基本任务。

  只有让老百姓有了安全感,他们才能踏踏实实地进行土地改革,进而信任中国,拥护中国;只有拥护中国,广大群众才能踊跃参军,支援前线。

  有历史研究者指出,正是因为中国审时度势,能够充分满足广大民众的心理诉求,因此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赢得民心,获得支持。

  宝清县当时有3800多名妇女参加了打土豪、斗地主、分田地斗争,同时积极配合地方武装人员站岗放哨,盘查坏人。

  诚然,这场轰轰烈烈、暴风骤雨般的土地改革运动,在反奸除霸、清算斗争等环节中难免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也出现了一些失误。

  当时在哈尔滨出版的《东北日报》曾经报道呼兰县长岭区等地的“扫堂子”、 让地主净身出户、跨村屯联合斗争的经验。

  宝清县受到影响,出现了打击面过宽的左倾错误,例如侵犯了中农、一般工商业者的利益,发生了打人现象等等。

  时任合江省委书记的张闻天明确指出,这种斗争会“搞乱农村阶级阵线,把土改引向邪路,破坏党的土地政策,影响农民生产积极性,不利生产的发展”。

  宝清县根据合江省委的指示,及时进行纠偏,农村各地普遍进行了重划阶级成分、补偿中农等工作。

  土改运动的最大成果在于提高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特别是农民真正得到了实惠,革命热情空前高涨。

  有资料称,解放战争期间,共有165万东北人民的优秀子弟参加了人民解放军。

  土改运动为建立和巩固东北解放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解放全中国作出了突出贡献。

  全县翻身农民积极响应党组织和人民政府发出的参军参战的号召,城乡各地到处呈现出父送子、妻送夫参军上战场的动人景象。

  据1948年12月31日统计,全县共有1080人参军,出动担架30副108人。

  其中,仅在1948年春季的一次动员组织下,就有480余名青年报名参军,编成了4个连队,开赴前线。

  离休干部王国运是1946年从六区(七星泡)刘家炉村(今兴华村)参军入伍的,出生入死,跟随部队一直打到了海南岛,1949年荣幸地参加了开国大典。

  他不胜感慨地回忆说,就在解放海南岛的一次战役中,眼看着一同参军的同村小伙伴国长发中弹牺牲。胜利真是来之不易啊!

  为了支援解放战争,全县各界纷纷行动起来,捐款捐物。还是在那次统计中,共支出慰问金11632.22万元、军鞋代金11659万元(均系东北币),支援水稻1万斤、干菜25000斤和粉条、猪肉、鸡及生活日用品。

  1947年至1948年末,全县各地妇女组织动员广大妇女制作军鞋,两年间共制作军鞋8500双、布袜1500双。

  这次运动并没有取消土地的私有制,只是废除了封建的私有制,代之以农民的私有制,农村经济仍然是分散的、个体的。

  县政府对农民分到的土地和财产,确定属于个人所有,颁发了地照,允许个人自由经营。

  为扩大耕地规模,规定开垦撂荒地当年不纳税,开垦生荒地3年不纳税。广大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生产热情十分高涨。

  县委、县政府领导农民开展了“组织起来,发展生产”的自愿两利的生产互助合作运动,走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道路。

  1949年,全县农村已建立临时性互助组968个,参加农户5771户,经营耕地25476垧。

  1948年春,有哈尔滨市移民500户、1426人安置在宝清县农村,还从县城和七星泡镇内动员浮闲人口1217户、5239人下乡务农。

  当年在今小城子、朝阳、万金山一带建立14个移民村屯,开垦出撂荒地3841垧,使全县耕地面积恢复到29391垧。

  1946年7月宝清解放后,县民主政府成立了财粮科,管理公粮征收和地方财政收支。

  财粮科内设2人专门负责税务工作,主要征收特产税、工商营业税、屠宰税、牲畜交易税。

  当时只接收了公合昌、汇海涌两家烧锅和东北油坊、天兴福油坊、宝大火磨,其他私人作坊、店铺等均在保护扶持之列。

  宝大火磨收归国有后,改名为东昌公司,负责收购本地粮食和供应火柴、食盐、棉布等,成为宝清县国营商业的开端。

  1947年,成立了隶属于中央贸易部的东安地区贸易局宝清分局,下设百货商店,供应棉布、煤油、食盐、火柴等几十种生活日用品,经销粮食,收购皮张、珍贵药材等。

  同时,采购外地工商业品批发给私商,促进其恢复经营,起到了稳定市场、抵制不法商人扰乱市场的作用。

  1949年,贸易局由中央条条管理改为地方政府的商业科,内设粮食、百货、土产3个专业公司,负责全县的商品批发零售业务。

  其中粮食公司管理制油厂、面粉厂,同时收购粮食。除国家收购外,放开县内粮食市场,允许私人交易。

  宝清光复后,市面流通的货币十分复杂,有日伪时期的伪币、苏军解放东北后临时发行的红军券、合江银行发行的合江券、东北流通券。

  伪币流通到1947年1月,红军券流通到1946年苏军撤离,合江券于1946年以物资兑换方式收回,东北流通券一直到1951年4月才彻底由人民币取代。

  从1947年至1949年,宝清县历经3年时间,将日伪时期的残破公路——宝密路进行了季节性维修,逐步实现了由通行畜力铁轮车、货运汽车到通行客运班车。

  这是当时宝清县通往外界的唯一要道,专门设立了道班负责养护,确保常年通车。

  线路经过夹信子、徐马架子、勇进、太平、龙头、柳毛河、大主桥、宝密桥、兴凯、裴德等地,到达密山。运输工具仍以畜力车为主,另外有11台私人汽车。

  这一时期,政府根据人民生产生活的需要,还整修了由县城通往二区(十八里)、三区(夹信子)、四区(青山)的3条简易乡路。

  1948年春,县企业公司油米厂利用一台旧瓦斯机为动力,带动30千瓦发电机发电,除了自用,还供给县政府机关和附近少数居民照明。

  随着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加之宝密公路的开通,原材料比较充足,在伪满洲国后期纷纷倒闭的宝清县手工业出现了生机。

  县城内的4家铁匠炉合并,集资成立了宝清铁工厂,添置了皮带车床等机械,由手工生产变为半机械化生产,主要产品是为农业生产服务的犁铧、锄板、镰刀、马掌等。

  到了1948年,县内可以生产糖果、黄酒、酱油、芝麻酱、香油、窗纸等产品了。 (文中图片源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